泰货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26|回复: 0

清迈凤飞飞:这店,关还是不关?

[复制链接]

南陆
UID:1

2862

主题

3229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币
9524
QQ
发表于 2021-4-1 08:5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购买请加微信: 136831202

清迈凤飞飞的爱与愁
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 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“这店,关还是不关?”今年以来,凤飞飞一直痛苦地纠结这事儿。

关吧,跟随自已多年的10多位员工就失业了,他们的身后还有10多个家庭张嘴吃饭。

更忧心的是,从父亲手上接下来的这家50多年老店,就要亲自葬送在自己的手里,情何以堪?

不关吧,每天辛苦劳作,从下午5点开始服务到晚上12点,洗漱完毕已近一点,早上5点又要开始新的一天准备工作,除去人工和成本开支仅有微利。

纠结归纠结,没下决心前,凤飞飞依然开着店。在热季38℃夕照下,带着标志性的牛仔帽,微笑着招呼客人。有谁知道,在这张汗津津看似坚强的脸上,流淌着多少爱与哀愁?

640?wx_fmt=jpeg.jpg


如果说,清迈有许多耀眼的名片,那么凤飞飞猪脚饭一定占据其一。凡是来过清迈旅游的,大多数在这个古城边的网红地打过卡。

猪脚饭、卤肥肠、排骨汤、泡酸菜,几样简单的菜肴,却让身在异乡的游子,尝到了地道的家乡味。

640?wx_fmt=jpeg.jpg


凤飞飞的祖上是从广东潮州过来的移民,到她这一辈已经是第三代。当年她父亲为了谋生,在街边开了这家潮州卤肉店。22年前,正值青春逼人的凤飞飞,从年迈的父亲手里接下这家店。

具有美食家天赋的她,在潮州卤味的基础上,又大胆融合台湾卤肉饭的特色。使凤飞飞卤菜,既保留潮州卤水辛香回甜的基本味型,又体现台湾口味的清淡无辣,回味悠甜的特点。

她推出的卤猪脚,光彩鲜艳,咸甜适中,厚味可口,营养丰硕,因而受到广大食客的欢迎。


640?wx_fmt=jpeg.jpg
640?wx_fmt=jpeg.jpg
640?wx_fmt=jpeg.jpg


那个时候的她,泰文名字叫จอย(Joy),根本没料到有一天,会与千里之外的宝岛凤飞飞有瓜葛。

有一天,一位香港食客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突然脱口而出“你真像凤飞飞”。这句话立刻引起了很多客人的共鸣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不断有游客叫她凤飞飞。这让不乏商人基因的潮州后裔,对镜反复自审后,忽然灵光一现,决定以宝岛“帽子歌后”为蓝本,推出自已的清迈凤飞飞活体LOGO。


640?wx_fmt=jpeg.jpg


这以后,古城护城河边的街沿上,就少了一位羞涩的姑娘,多了一位相貌端庄,头戴牛仔帽的少妇。

好吃又不贵的猪脚饭,好记又有亲切感的凤飞飞招牌,一下就吸引了两岸三地的游客,也带火了主人的生意。

最高峰的时候,每天接待上千吃货每盆20公斤、每天6大盆的卤猪脚都不供不应求。


640?wx_fmt=jpeg.jpg


可惜,凤飞飞的“横空出世”没有引起商业成功的效仿,反而在保守人士里还对这种“伤风败俗”冒出很多杂音。

许多夜市摊主至今没明白,要保持生意持续不断,在做好特色产品的同时,提高到品牌之路才是王道。而凤飞飞的成功恰恰提供了一道指示牌。

尽管生意火爆,凤飞飞依然保持22年以来的味道,从不偷工减料。因为她一直记着父亲的叮嘱:信用,是我们潮州人走天下的通行证!”

也因此,她结交了不少五湖四海朋友。大家因清迈相会,因美食而结缘。还有中国朋友邀请她去内地考察。

在杭州,有一位朋友愿意全额投资,帮助她在杭州开分店。

但她顾及女儿还小,需要母亲陪伴成长,谢绝了这位朋友的好意,但是很豪情地把配方和工艺流程送给了朋友。

640?wx_fmt=jpeg.jpg
上图来自网络

曾经,她老公雄心万丈,想把猪脚饭搞成速冻食品,通过冷链运输让全泰国人品尝。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丈夫英年早逝,这个计划只好胎死腹中。

如今,拥有华人血统吃苦耐劳的凤飞飞,靠一己之力不仅撑起了小饭摊,也把唯一的女儿送上了大学。

640?wx_fmt=jpeg.jpg
640?wx_fmt=jpeg.jpg
凤飞飞与女儿

面对未来姻缘,凤飞飞不介意对方财产和国籍,要求不高也不低,只是希望对方人品好,做一个三不男人:不抽烟,不喝酒,不泡夜店。

想来,世上的好女子都难免受过花心男子的伤。

当然,对于凤飞飞来说,现在最大的焦虑不是愁嫁,而是每天一盆多的销售,她能坚持多久?毕竟疫情以来营业额已经下滑了70%以上。


640?wx_fmt=jpeg.jpg
上图来自网络

她怕50多年历史的老店砸在自已手里,她更担心当疫情得到控制,喜欢她的朋友,喜欢她美食的客人来清迈失望而归。

她更忧心如果学医的女儿将来大学毕业,而不愿接这个辛苦劳作的班,她还能支撑多少个白与夜?

心有千千结,何风解君愁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